蒙古国的外国人争议什么问题? / 作者:霍文

  最近在蒙古一份颇具影响力的英语报纸《乌兰巴托邮报》上接连刊登了三封读者来信,这三封信来自不同的作者,但是讨论的却是同一话题,那就是蒙古人针对外国公民的暴力是否存在甚至升级。

  今年一月,《乌兰巴托邮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了一名在蒙古生活的外国公民致蒙古国议员的一封公开信,信的大意是蒙古人针对外国公民的暴力和敲诈勒索行为明显上升,而且蒙古警察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很难公正处理,多数都是偏袒蒙古公民。蒙古人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分子态度则是众所周知的,中国人在大街上经常受到攻击,在蒙古工作的中国人生活在恐惧之中,而且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活动是正义的和可以接受的。可是对于这一切,蒙古政府却无所作为。如果蒙古想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者和技术,那就要让蒙古成为一个热情好客的国家。

读完这封信,记者与作者产生了强烈共鸣。确实正如信中所说,记者在蒙古工作几年,数次遭遇敲诈勒索,却也无可奈何。和在蒙古的外国朋友见面聊天,最多的话题是谁被打了或谁被抢了。更有甚者,记者的一位蒙古朋友竟然不敢当街接听记者的电话,说是怕人听见说汉语后挨打。然而就是这样一封道出了绝大多数在蒙古工作的外国人心声的一封信,却招致另一封言辞激烈的反驳信。写信的是一个叫怀特黑德(Joel Whitehead)的美国人。他在信中写道:没有哪个国家没有种族主义。在发展中国家敲诈勒索来自发达国家的外国人是很普遍的,这并不只是蒙古的问题。更为让人烦恼和无益的是这封公开信中,作者关于蒙古针对中国人种族主义的结论。怀特黑德还说,当蒙古人在国外不再被认为是中国人的时候,当蒙古人挣得和发达国家的人一样多的时候,针对外国人的袭击会减少。当大多数的中国人不再说蒙古历史上是属于中国时,当他们不再当内蒙古是唯一的蒙古并对蒙古的独立表示出一些尊重,反华的言论很快就会停止。仔细读读怀特黑德的信,你会发现他的观点会经不起推敲甚至很荒谬可笑。挣得少就是攻击和敲诈外国人的理由吗?当蒙古人走出国门被认为是中国人的时候,中国人就应该被仇恨吗?记者认为这只是他个人的一面之辞,他代表不了在蒙古的外国人。果不其然。一个星期后,报纸上又登出了第三封读者来信,是对第二封信的回应。作者在信中说,我很奇怪《乌兰巴托邮报》这样一份严肃的报纸能刊登这样的文章,这不是言论自由的问题,而是鼓励一些人胡说八道。作者写道,外国人把蒙古人看作是其他亚洲人,这是一个大问题吗?对于亚洲人来说,我就是一个西方白人,他们许多人把我看作是美国佬,我又该怎么想呢。至于说外国人剥夺蒙古人的文化,压榨他们,利用他们的经济,这些都不是事实,我不会降低自己去和怀特黑德去争论这些事情。他根本就不了解蒙古社会。记者不知道这段争论是否会继续下去,也不知道这封致议员的公开信有没有引起蒙古国议会应有的重视,但至少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官方部门对这封公开信有所表示。这正应了第一封信里所说“蒙古官方对此(指外国人在蒙古受欺)所持的态度是再冷漠不过了”。在当今全球经济危机和外国投资越来越有限的大背景下,要想让蒙古人的收入尽快赶上发达国家,蒙古政府采取措施改善投资环境,让更多的外国人在蒙古安心工作才是明智之举。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最新留言
文章分类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