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多小妾:《张中行•负暄琐话--玉并女史》

三多小妾:《张中行•负暄琐话--玉并女史》

 玉并,字珊珊,直隶大兴人。其先世本右族。玉并幼孤,育于他姓,故讳其姓氏,遂以玉为姓。及长,嫁于蒙古三多为妾。三多是清朝政府的库伦办事大臣,他工诗善文,对珊珊有很大影响。玉并虽为闺秀,然以才学诗词著称。所著《香珊瑚馆诗稿》至今尤存。是书于民国年间由文岚簃仿宋本排印,首有珊珊小影,次为孙宣公达象赞,宗威的序、尚秉和权厝志铭,徐世昌撰的小传,三多撰的玉姬小传及悼诗,樊增祥、王树楠等题词,后有金毓蔽的跋。全书存诗三十首,词二十二首。

  前许多年,由旧书摊买到三多的一本《粉云庵词》,词后附《可园诗抄》和《可园外集》(只收《柳营谣》一百首),据董毓舒跋,是公元一九四二年(作者死后一年)所印。关于三多,我只知道字六桥,蒙古旗人,他父亲在清朝晚年作杭州副都统,所以年轻时候以阔公子身分在江南混,以后北来,经历官场,结交文士,能书会画,玩玩古董,行径近于袁世凯的次公子袁克文。董跋说他“辛巳归道山”,对照诗中的纪年,应是七十一岁,则生于清朝同治十年,是道地的胜国遗民了。


  买不见经传之书,随便翻翻,有如钓鱼,震动竿丝究竟是少有的事。这次一翻,却被光绪十九年(词大部分为其后作)的两篇序文吓住。一篇是俞曲园的,说“韩昌黎以文为诗,非诗之至”,“苏东坡以诗为词,非词之至”,而六桥则“一望而知秦七黄九门径中人”。一篇是谭复堂的,说“衰迟何幸,得见成容若承子久替人邪?”其时俞曲园七十三岁,谭复堂六十二岁,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如此奖掖,想来不是完全出于客气吧?赶紧翻到里面看,词六卷,篇数不少,虽然多咏身边琐事,又不乏香奁气,却总是如俞曲园所评,“婉媚深窈”,的是当行。


  书翻阅一过,没想到峰回路转,竟兴起意外之趣。一是关于饮水词人纳兰成德(字容若)的。词中三次提到纳兰的双凤砚,卷五《风流子》的词题是,“同社约用此调咏余所藏成容若双凤砚”;又一次提到纳兰的小像,卷五《金缕曲》的词题是,“题新得禹尚吉画成容若小像而次其赠顾梁汾原韵”:不意词风学纳兰,而先则双凤,继之本人,都由天外飞来,真可说是奇缘了。另一是关于玉并(疑当读“冰”)女史的,由词中的歌咏,知道作者有个妾名玉并,出身于没落世家,年轻,有才,能诗文,能书画,相貌性情都很好,可惜年不及三十就死了。


  此后,一次往故宫绘画馆,看到禹之鼎(字尚吉)画的纳兰成德斜倚在树下石旁的行乐图,直幅,详看题跋,知道就是三多藏的那一幅。画下方有三多题,正是那首《金缕曲》,用美女簪花格的小楷写,端整秀丽,最后署款是“玉并书”。看到这样的手迹,联想到三多词中提到的她的诗,“身似梅花不畏寒,溪山香雪愿同看。红蓑翠笠新妆束,敢比寻诗李易安。”真想把这现代的《漱玉词》立刻找来欣赏一下了。


  很巧,不久之后就买到收录玉并作品的《香珊瑚馆诗词》,是三多赠人本,公元一九三○年玉并死后为纪念她而缩印的。书前有作者的小照,徐世昌《晚晴簃清诗选》中的小传,以及三多作的《玉并小传》。根据这些材料,知道玉并,字珊珊,大兴(即北京东城)人。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生。四岁丧父母,就养于姑母家。聪慧,读书不少。喜作男装。十五岁嫁三多,因出自世家,为妾,讳言其姓氏,以“玉”为姓。嫁后学诗词书画,不久即通晓。尤喜画梅,据云可入妙品,并名其室曰“香珊瑚(红梅名)馆”。公元一九三○年二十八岁,病死。遗作诗词共五六十首,量虽然不多,我个人觉得,较之清朝中期的有名女诗人恽珠(著有《红香馆诗草》,编有《闺秀正始集》)似有过之无不及,因为有些篇什能够挣脱三从四德的拘束,有清新气。如:

  诗《寓斋题壁》

时移众绿胜疏红 幼圃亲锄细雨中
试种孟家娘子菜 女儿今亦算英雄


词《南乡子》(棠院养疴谱此遣闷)


  本草当羹汤,玉味年来已遍尝。真个此身为苦器,堪伤,消瘦今春甚海棠。  移榻就红芳,绮恨和鹦忏一场。枕簟惹花熏梦去,甜乡,亏得甜多梦亦香。

都于温婉中寓疏旷的意味,比之单单拈钗画黛是高一筹了。


  记不清是读她的作品之前还是之后,一次阅市,竟然遇到她的遗砚。端溪子石,高四寸,宽二寸,作瓠瓜形,蒂部左右围瓜叶,砚池上方突起一蜘蛛,制作精巧。砚背平滑,上下刻梅花,中上部仿汉宫春晓形式,圆窗一角勾起帘幕,中立一半身女子,风貌与《香珊瑚馆诗词》前的小照完全相同。左下方篆书题“玉并女史小象”,“六桥写”。砚小巧,用处不大,因为是香珊瑚馆中物,也就买了。


  现在,自玉并女史之死,半个世纪过去了,有谁还记得,几十年前,在软尘十丈的春明市,还有个寻诗的李易安呢?清秋少事,我叙此旧事,聊作为在秋风的扫荡中拾取一片红叶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最新留言
文章分类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