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文字发展史

蒙古文字发展史
蒙古国在1992年颁布的新宪法第八条第一款、第二款中规定:蒙古语是国家的官方语言;其中第一款还规定:不触犯操其他语言的少数民族用本民族的语言学习、交往及从事文化、艺术、科学活动的权利。
蒙古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文献记载的蒙古语言大约出现在公元6~9世纪。在数百年间,很多操蒙古语的北方草原游牧部落曾相继受到突厥、回纥、黠嘎斯、契丹、女真等强势政权的统治,因此蒙古语在其形成与发展过程中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其他民族语言的影响。在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各部之前,历史上还不存在蒙古这样一个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和共同文化的民族共同体。随着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蒙古语言才开始逐渐统一起来。但是,蒙古民族作为游牧民族,其地域的分散、多样性也决定了蒙古语中具有诸多方言的特点。同时由于蒙古汗国的势力曾在亚欧大陆形成广阔的范围,蒙古语言中吸收其他语系、语族相关语言的词汇也十分普遍;特别是在中国元、明、清王朝的数百年间,蒙古语吸收汉语、藏语方面的词汇更为显著,对蒙古语词汇的丰富与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提高了其表达概念的精确程度。在近代,蒙古语形成了三大方言,即西部方言或称卫拉特方言、巴尔虎方言或称布里亚特方言和喀尔喀方言。蒙古国总人口的95%以上使用喀尔喀方言,因此它也成为蒙古国官方语言和蒙古国的普通话。在现代,蒙古国的蒙古语还吸收了其他一些国家的语言词汇,特别是吸收了大量的俄语、英语词汇,使之成为蒙古语中新的组成部分,丰富了蒙古语言的表达力、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语法结构,丰富和发展了蒙古语言。
蒙古文字出现于13世纪初,是北方草原游牧社会自突厥、回鹘等民族创制文字之后出现的又一书写系统。蒙古部初无文字,凡传达信息“只是刻指以记之”。1204年蒙古部铁木真灭乃蛮部,获塔塔统阿,遂命其教授蒙古贵族子弟学习,即以畏兀儿语的回鹘文书写形式作符号记录蒙古的语言,由此产生了蒙古文字。这种以蒙古口语为基础的书面语一经产生,便扩大了蒙古语在时间和地域上的流传。这种文字最早的历史遗存见于1225年的《移相哥碑》(俗称“成吉思汗石”),此外还见于1240年的《济源十方大紫微宫圣旨碑》上的蒙古文、1246年贵由汗给教皇英诺森四世信件上的蒙古文印鉴等。13世纪成书的《蒙古秘史》就是用这种文字写成。若将回鹘文字母与回鹘式蒙古文字母作比较,可发现,蒙古族等使用回鹘文字母的时候,根据蒙古语的特点进行了取舍。回鹘式蒙古文以词为拼音单位,元音字母和辅音字母常常连写在一起,结合的很近;词和词有明确的界限;字序从上向下,行序从左到右。自13世纪依赖,蒙古文字在其发展完善过程中虽然历经改革,但这些改革适中未能取代回鹘式蒙古文,而且这种文字本身在发展过程中也进一步定型化和规范化。
蒙古族在历史上对回鹘式蒙文进行了多次改革或改进。如中国元朝时期,元世祖忽必烈委托来自吐蕃的国师八思巴创制了元代官方文牍文字八思巴文,但是这种文字并未在蒙古族民间广泛使用,随着元朝的灭亡,八思巴蒙古文也结束了其历史使命。1648年,卫拉特蒙古族学者咱雅班第达(1599~1662),根据蒙古语卫拉特方言的特点,将回鹘式蒙文改革为接近口语的托忒蒙文,属于体现方言特点的一种蒙古文书写系统,故其应用范围有限。17世纪后半期,清王朝统治下的东部蒙古喀尔喀地区出现了对蒙古文字进行改革的尝试。喀尔喀土谢图汗之子扎那巴扎尔(1635~1723)在1686年翻译佛教经文时,根据天竺字母和藏文字母创制了书写蒙古语的索云博文字。这种文字在喀尔喀寺庙的喇嘛中流传了200余年当时在大库伦(今乌兰巴托)还专门设有学习这种文字的学校。索云博文字是一种方形的音节文字,从左至右横斜,共有90个字母;字体有印刷体、楷书和草书三种;写法复杂,笔画繁多,不易书写和掌握,所以未能广泛使用。然而索云博文字的象征性却被蒙古国大众广泛认同,在蒙古国的国旗、国徽等国家象征性标志范围内使用。1905年,布里亚特蒙古人瓦金德拉根据布里亚特方言特点创制了一种新文字,这种文字根据创制者的名字命名为瓦金德拉文字。它的特点是其字母在词首、词中、词尾不改变原形,这对区别读音有一定的好处。它从左至右竖写,字母由8个原因、28个辅音以及两个软音、长音符号组成。瓦金德拉文字仅在贝加尔湖以北一部分布里亚特蒙古人中使用,1906~1910年间曾用这种文字撰写过剧本和民间故事,由于它的缺点很多,又是一种方言文字,因而没有得到进一步推广。
1930~1940年间,在今蒙古国范围内一度出现了用拉丁字母书写蒙古文的动议和尝试。1941年2月21日,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和部长会议共同发布的17/13号决议《准许拉丁字母编委会用29个拉丁字母书写的蒙文歌词的记录和音韵搭配》。然而一个月后,即1941年3月25日,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和部长会议共同发布的22/28号决议《关于蒙文新字母的确定》中指出:由于拉丁字母在对位蒙古语音标发音有缺陷及一些技术上的因素,废止以前发布的准许。但是,当时人民教育部下属的“拉丁蒙古字母委员会”所确定的29个字母,至今在蒙古国仍时常出现于一些场合,与基里尔字母一样成了一种基础文字。
1941年5月9日,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和部长会议共同发布的25/27号《关于在俄语字母基础上确立新蒙文》的决议中指出:根据蒙古语的发音特点增加两个阴性元音。由此,蒙古国的文字书写系统开始一句基里尔字母进行变革,新的蒙古文也被成为“俄式新蒙文”。1942年,后来成为蒙古国科学院院士的达木丁苏荣(1908~1986)创制了基里尔字母蒙古文的第一个语法使用规则,为新蒙文的推广和普及提供了条件。1965年,蒙古国科学院院士罗布桑旺丹教授(1910~1983)对使用基里尔字母的原因进行了说明:拉丁字母数目很少,所以使用在蒙古语上需要增加很多字母,即使是与其在文化、经济、政治方面有身后关系的俄罗斯民族也未使用拉丁字母而使用基里尔字母。中亚和西伯利亚的很多民族最后因为上述原因而放弃拉丁字母而采用基里尔字母。我们的兄弟布里亚特、卡尔梅克也在使用基里尔字母。由于这些原因,我们最后把旧蒙文字母换成基里尔字母。
蒙古语言文字历史悠久,传统的回鹘式蒙古文(旧蒙文)经过70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蒙古族及其聚居地区法定的通用文字。蒙古国法定的蒙古文则为基里尔字母拼写的通行文字。1990年后,随着蒙古国民族传统意识的复兴,蒙古国政府根据民间恢复民族文化传统的要求颁布政令,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和官方机构的印章和文书的抬头恢复使用旧蒙文;在中学和大学开设旧蒙文认读课、书法课,以保障民族文化传统的继承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最新留言
文章分类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