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新疆会不会血流成河?

王力雄:新疆会不会血流成河?


民族矛盾一旦普及到大众层面,最容易变得无理性和难以控制。如果爆发民族冲突,会达到相当暴烈的程度。过激行为难以避免,而且会随冤冤相报不断升级扩散,最终变成种族仇杀和清洗。

如果新疆汉人比例小,只要有发生动乱的风吹草动,势单力孤的汉人就会往中国内地撤;反之,如果汉人移民数倍于当地民族,占有绝对优势,则会使当地民族比较谨慎,不会轻易起事。最容易爆发冲突的就是目前这种汉人与当地民族势均力敌的状况。汉人数量上已是新疆第二大民族,其中相当一部分在新疆扎了根,甚至在新疆生活了几代,他们在内地一无所有,因此会把新疆当作自己的家园来保卫;汉人集中在的城市(如乌鲁木齐汉人占73.7%)和生产建设兵团,比较容易结成战斗单位和防卫体系——这决定了新疆汉人在面对民族冲突时,不会采取克制和退让姿态,而是利用所掌握的武器、财富、技术和中枢位置,以及背后大中国的支援,与当地民族进行战争。虽然新疆汉人总数比当地穆斯林人口少(二者比例约为7:10),控制的资源却要多得多。尤其新疆驻军几乎全是汉人。所以即使中国内地陷入混乱,一时不能西顾,仅靠新疆汉人自己也不会手软,甚至可能对“分裂主义势力”主动出击。

新疆的“分裂主义势力”的确在等着中国出现动荡。最可能的时机是专制到民主的转型期。今天专制权力越是抗拒主动转型,未来转型就越可能以突然形式来临。突然转型会使国家控制力急剧下降,社会危机四伏,变局迭起,成为少数民族举事的最好时机。新疆多年积累不满乃至仇恨,一旦有那样的时机,爆发无疑将非常猛烈。

汉人那时在新疆面对的,一定不仅仅是当地民族,而是变量众多、错综复杂的力量。安全厅看守所里有位维族犯人,其他犯人私下里叫他“国防部长”。我没见过,但一进看守所就听说他。他已经被传成了一个传奇人物。他是参加车臣战争被俄军俘获引渡回中国的。之所以去车臣打仗,是因为他们都是穆斯林,打的是圣战。那么将来维吾尔人打起脱离汉人统治的圣战,其他国家的穆斯林——那些剽悍的高加索人,善战的阿富汗人,富有的阿拉伯人……会不会也一样投入呢?东土人士很清楚只靠自己对付不了中国,因此从来都在世界一盘棋中考虑问题。听到他们如数家珍地谈论新疆周边国家、地缘政治、伊斯兰世界和国际社会时,经常为他们的广阔视野感叹不已,自愧不如。未来新疆将同时出现有组织的起事和无组织的闹事、有准备的军事行动和盲目发泄的恐怖袭击,几十万海外维吾尔人会参与,国际穆斯林势力也会介入,汇合在一起,冲突必定愈演愈烈。汉人搞定新疆绝非轻易之事,而仇恨一旦被调动是无止境的,仇杀一旦疯狂,残酷程度难以想象。

回顾十几年前发生震动世界战争的波黑,很多情况,包括穆族和塞族的人口、资源比例,塞族与大塞尔维亚的关系,国际社会对穆族的态度等,都和新疆维族、汉族的状况相象。甚至波黑的克罗地亚族和新疆的哈萨克族也是相似因素。波黑人口规模只是新疆的三分之一,战争持续了近4年,流了那么多血,犯下了那么多灭绝种族、集体强奸妇女的罪行。那场战争足以成为新疆的前车之鉴,也成为强烈警告——不要让新疆在未来成为一个三倍大的新波黑!

对那种前景,不仅是我担心,当地民族的有识之士也一样担心。在上海被拒绝住店的那位乌孜别克族教授对我说,中国将来肯定要出事,中国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时,他一想起那种前景就害怕,因此他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国,不能让他们留在新疆。

如果新疆真有一天变成波黑,在新疆土地上被夺走的生命可能达到数十万的规模,生活在新疆的每一个民族都会流很多血,留下难以胜数的痛苦。那时将不会有胜利者,只有各民族孤儿寡母的哭声震动苦难的新疆。

(摘自王力雄关于新疆问题著作《我的西域,你的东土》,2007年10月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新文章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最新留言
文章分类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访客